Thursday, July 16, 2015

[畫] 透明箱:體制內的強迫定型


基本上,一個抹除個人特質,甚至在過程中植入服從因子的系統,不能稱之為教育。

這樣的系統,在台灣被當做是正規且唯一的「教育方式」。也難怪台灣人普遍沒有被洗腦的病識感,還會反過來指責別人唯恐天下不亂。

對了,重點不是頭上套住的到底是不是黑箱,而是頭上本來就不該硬套上任何東西(透明箱你就願意被套上嗎?有沒有那麼一點點病識感了?)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